欢迎来到绘本联盟!

务必正确认识早期阅读

2019-02-26 10:12:53 admin

务必正确认识早期阅读 早期阅读主要是指学龄前的孩子“在观察、思维、想象等基础上,初步理解与视、听觉刺激有关的材料,同时发表自己观点和见解的一种认知活动”。通常在孩子1岁时就应该开始进行。早期阅读既能为未来的学习和终身阅读奠定基础,也对促进孩子的智力发展有很大帮助。实践证明,早慧的孩子通常都是喜欢阅读的孩子。现在,早期阅读已被引起广泛重视,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各样让人目不暇接的识字阅读课程和教材。 然而存在的未必都是正确的。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任何一个举动都马虎不得,承载着太多功能和意义的早期阅读教育当然更不例外。毕竟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一不留神出现差错,全部努力都将付诸东流。所以,在采取教育行为之前,务必先有正确的认识。譬如在对孩子开展早期阅读教育之前,就得先正确认识早期阅读。 勿把早期阅读当成早期识字 早期阅读不等于早期识字!识字不是阅读的前提,识字是在不断阅读中自然而然、潜移默化地进行的,阅读比识字重要得多——这是对早期阅读的首要认识,也是最重要的认识。 首先,8岁以前的孩子,阅读的目的主要是培养其阅读的兴趣、动机和习惯,并建立基本的阅读技能,通过阅读带动语言的发展,从而尽早步入自主阅读。尽管许多人认为:“孩子只有认了字才能自主阅读。”可实际上,学看纸上的文字符号和印刷形式、学着阅读一本图画书、尝试用自己的话解读图画书内容等这些非常吸引孩子的活动,都属于自主阅读,它们都能促使孩子成为真正热爱阅读并且不依赖成人的自主阅读者。而如果强迫孩子大量识字,很可能抹杀孩子对阅读的兴趣,使孩子觉得阅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等到有自主权时他就绝不会选择阅读。因此,培养孩子的早期阅读能力绝不同于让孩子早期识字,恰恰相反,早期阅读是在孩子还没有获得文字之前就应该开始的轻松、愉快的阅读。 其次,能识字并不代表能理解,没有理解称不上阅读。美国霍华德大学教育学院吴放博士说:“要是强迫幼儿园阶段的孩子学习识字,孩子能不能学会?当然能,因为这一时期孩子的机械记忆能力很强。所以如果有些孩子拿着报纸就可以朗读,这并没什么好奇怪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孩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读什么。识字再多,不理解内容等于零。”实践发现,在早期阅读的活动中,那些超前识字的孩子阅读图文并茂的读物时,总是过于关注文字,整个阅读过程差不多都停留在寻找自己认识的字上,而对阅读的内容几乎一无所知。与这些孩子截然不同的是,那些不认字或识字不多的孩子,反而更加关注画面的内容和细节,能通过图画传递的信息想象、猜测故事内容,同时能用口头语言表达对内容的理解。从早期阅读的水平上看,毋庸置疑的是,第二种孩子的阅读水平远远高于第一种孩子。由此可见,过分强调早期识字而忽略早期阅读能力的培养,是舍本逐末的做法,培养不出成功的阅读者。 另外,研究者主张,早期阅读教育不应局限于单一的学科之内,要将早期阅读教育进行多维整合,要在早期阅读教育中培养具有批判性思维能力的语言运用者、熟练掌握母语口语和文字的语言运用者、能够理解多元文化和具有交往能力的语言运用者,以及具有创造精神的语言运用者。而要开展多维整合的早期阅读教育,我们就必须从不同的角度(绝非单一的识字角度)来关注孩子的阅读,同时还要关注孩子当前阅读内容和他学习经验之间的联系。

勿把阅读局限在读书上 捧上一本书,正襟危坐,一页一页声情并茂地读下去,这当然是阅读,然而这却不是阅读的全部,换句话说,对于孩子,阅读不仅仅是这样。除此之外,还有哪样?确切地讲,凡是孩子跟书接触的过程都是阅读。听听书页翻动的响声,闻闻纸张的香气,摸摸不同纸张的感觉,欣赏一下书里的图画,甚至就连3岁以前孩子的撕书行为,都是阅读。 他喜欢就让他啃吧 一位中国留学生在一个美国家庭里帮一对年轻的夫妇照看他们不满周岁的孩子。有一次,中国留学生正在陪孩子看连环画时,发现那个孩子总是把书往嘴里塞,于是便不停地阻止,这个举动恰巧被女主人看到了。 女主人说:“他喜欢就让他啃吧。这书是棉布做的,能洗。” 中国留学生这才注意到书确实是布做的,咬不破,也撕不坏。 女主人接着说:“孩子的阅读都是从玩书开始的,这是阅读的一个重要阶段。正因为如此,美国的很多童书都是用无毒无害的布做的,有的还能散发出食物的味道。目前正有人试验一种可以吃下去的书,香甜而有营养,能为孩子撕书、啃书带来更多的快乐。” 没错,充分地玩,充分地体验,充分地培养起对书的兴趣,方能迈出阅读的第一步。家长不该轻易破坏孩子爱书、爱阅读的天性。阻止不是办法,创造合适的条件才是明智的选择。 据说犹太人有个习俗,就是在孩子一出生时就让他去舔一本涂了蜂蜜的书,通过这一“舔”,孩子便会对书产生美好的第一印象:书是甜的。 但愿这些趣事能让每位家长对早期阅读丰富多彩的形式有更多、更好的感受和认识,并进而获得一些灵感和启发。 不要过分偏重精读 许多家长认为,既然阅读那么重要,就得让孩子读熟最好的读物,于是让孩子反反复复诵读经典名著、唐诗宋词……然而这种做法往往会限制孩子思维的发展,是对早期阅读教育的又一个误解。 阅读分为精读和泛读。北美三大教育心理学家之一、早期阅读的系统研究者安德森在对中国孩子阅读状况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后发现,中国家长非常注重训练孩子精读读本,总是要求孩子精准、透彻地把握字、词、句等篇章细节,致使孩子的泛读量和泛读能力比起西方国家孩子严重不足。 事实上,对于学龄前特别是3岁以前的孩子,家长最好让他多多泛读。也就是,只要孩子能听懂的故事,就读给他听;只要孩子不排斥的书,就让他去读,并且不必过分拘泥于个别不能理解、记不住的部分。这样,孩子便能借助“泛读”这个更加开阔的窗口,拓展视野,同时对多种事物以及阅读活动本身产生兴趣。这种做法会随着孩子年龄、生活经验和社会阅历的增长逐渐得到令人满意的回报。比如在别的书里或是入学后在课堂上遇到曾经听过或读过的类似内容,孩子的相关记忆就会被激活,从而产生熟悉感和认同感,他就会认真去听,并展开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 千万别忽视分享阅读 分享阅读,就是家长和孩子一起阅读,强调分享,讲究互动。因为孩子在阅读早期,给他一本书,他自己往往看不出门道来,需要他人帮忙。在家长和孩子一起阅读时,家长就能给孩子提供一些有益的帮助,例如给孩子读故事(几乎每个孩子都喜欢听家长读故事),教孩子翻书,给孩子适当讲解,通过发问促使孩子关注一些重要内容,等等。这种方式的阅读能给孩子带来阅读的安全感、成就感和快乐感,使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尽管起初的分享阅读可能更多的是家长读,孩子听、看,但引导阅读的不是家长,而是读本,家长始终在拿着书给孩子读。这样,孩子从分享阅读的过程中就能慢慢明白,原来家长给自己讲的好听的故事都来自图书,这便可以激发孩子向图书寻找乐趣的动机,从而养成主动阅读的习惯,这是使孩子向独立阅读过渡的有效方式。 家长和孩子分享阅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家长通过自身热爱读书的行为给孩子作出表率和示范,从而使孩子“近朱者赤”。这种以身作则的榜样的力量对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作用是相当显著的。